多串菌菇

指手画脚别人怎么玩游戏的,你是有多空虚寂寞?

昨晚终于刷出了大狗的羁绊礼装。厨放一下。

差不多是去年这个时候入坑的,前期金卡只有两个辅助,打手全靠大狗。记忆中最心酸的副本是万圣刷大公。。。被大公各种摁在地上摩擦,血头血脸地拿到了太太礼装。

到了本能寺结束才有改善,大狗就安稳地呆在六号位保平安了。这种感觉在罗生门尤其强烈,被小茨木一脚一个小盆友虐的不行,还是要靠大狗撑过15回合。

对我而言所谓厨力,就是一次一次十几回合的副本磨出来的(粉似黑23333)。

大狗的羁绊礼装其实挺让人意外的,但也觉得合情合理。毕竟说道流星,总会想到另一位2333

一生虽短,但能像流星一样肆意燃烧,快意恩仇。

真好。

梦的解析2荒岛与珍珠与狗(车!L狗x咕哒)



如果感到烦躁,你就开开车?
………………………………………………………

人类的梦境,仿佛另一个世界。与现实似乎无甚关系,却又隐约地由那么一根丝线牵连,一缕化万千。

流落荒岛的第……鬼知道第多少天了,每天都是打材料,周旋于女从者们的修罗场,把小清姬从被被子里拔出去;打材料,修罗场,拔清姬;打材料,修罗……

作为明明也有泳装却没人注意到,唯一能欺负的迪卢早早领盒饭回了迦勒底自己却不能下班,竭力避免打到被清姬抱着一颗脑袋乘船远去BE结局的可怜御主,咕哒子最近过得很郁燥。

昨天晚上,咕哒子梦见自己在海滩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海蚌,海蚌似乎察觉到了她的靠近,于是“啪嗒”一下张开,露出了一颗颗圆润饱满的珍珠,珍珠迥异于她曾见过的那些,无论是个头,还是颜色。硕大无朋的珍珠,闪耀着淡蓝色的微光。

然后咕哒子就醒了。

什么破梦?!

结束了又一天的材料收集后,一边嫌弃着自己不着调的脑洞,咕哒子一边溜达到了沙滩边。

“哟,master,”lancer的库丘林正在悠闲地钓鱼,见咕哒子没反应就又叫她,“喂喂,master,想什么呢?”

“没什么,刚刚又被眼球怪摁在地上摩擦了。”

“哈哈哈哈,谁让你贪加成的?”

“哼。”咕哒子颓颓地坐在沙滩上,嫌弃地看了一眼连小马扎都准备好了的枪兵。可没想到,她刚坐下,对方就收杆提桶,一副就要走了的样子。就这么不待见自己吗?

“走啦,看master你这么没精神,我陪你散步去。”

……这才像话嘛。

途中,枪兵没少讲他的垂钓心得,讲YARIO村的趣事,讲岛上哪里的怪物肉好吃,哪里的水更清甜,咕哒子却一副出神的样子,用“嗯啊哦”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库丘林看在眼里,但也没说破。

“到了。”

“啊?不是,等……”咕哒子没回过神,就发现自己被人扶着腰,举到了一块岩石上。虽然多少被吓了一跳,但向来大胆的她很快就适应登高望远海潮的感觉。夕阳褪去刺痛人眼的尖锐,染上了浓浓暖意,海浪拍在黑褐色的岩石上,拍得粉身碎骨,变成了洁白的泡沫。她露出了今天第一个轻快的笑容。

“来,”她朝枪兵伸手,“拉你上来。”

枪兵不出意料地一脸“老子还需要你帮忙?”的表情。

“我拉你上来,或者我踹你下去,二选一。”咕哒子微笑着说。

两人坐在岩石上。

“这里不错吧?视野开阔,方向正好,能看到日落。”

“还行吧,”咕哒子单手托腮,看着夕阳,忽而眼神微动,看着身旁的库丘林,“没那么烦躁了。”

“夫君——你在哪啊?夫君——”

咕哒子认命地站起身,看了眼远处青绿色的身影,“小清姬鼻子可真灵。好啦,我要回去救火……”

话音未落,人就被抱了起来。一橙一蓝两个身影,稳稳地落在了岩石背面,咕哒子这是才发现原来刚才两人的脚下是一个近乎中空的山洞。

枪兵冲她抬了抬下巴,“这会儿还是先陪陪被抛弃了好几天的男性从者吧。”

嘴角弯了弯,她并没有反驳。

清姬的深情呼唤越来越近,枪兵一直放在她腰上的手又紧了紧。

“真是的,夫君去哪里了啊,”清姬竟然也站到了岩石上,咕哒子甚至能想象她手搭凉棚,四处眺望的样子,“啊啊,这是对新婚妻子的放置play吗?真让人无法忍耐啊。”

身边的库丘林听了清姬的发言,笑得几乎抖了起来,贴着御主的耳朵轻轻地说:“master真是罪孽深重啊。”

年轻的御主冲他挑了挑眉,本来老老实实的双手,一只勾住他的脖颈,一只落在库丘林手感极佳的细腰上,头紧紧贴在他的胸前,然后张嘴,一口咬下去。

“嘶——”他吃痛地抽了口冷气,“发什么疯!”

年轻的御主并不理睬他,不安分的手继续在他腰臀那条优美的曲线上开疆扩土,顺着他的脊柱,向下,直到骨骼的尽头。感觉到不妙的枪兵终于抓住她的手,压低声音问她,“想被我丢出去吗?”

他的御主则一脸有恃无恐地看着他,正想说什么——不用想也是挑衅的话——她的嘴巴就被堵住了。

枪兵吻得气急败坏,被他捏住手腕的人却觉得,这个吻好像海面上红彤彤的夕阳。

听着外面清姬的声音渐行渐远,枪兵终于放开了她。但怀里的人对于来之不易的自由毫不珍惜,继续对他胸前展开攻势。卖力地揉,挤,捏,握……让枪兵忍不住反思,他对眼前这个橙色的生物是不是太纵容了?

当这个想法一出,行动派的枪兵当下扣紧她的腰背,紧贴着自己,他能感觉得到她因抬头而微微突出的肋骨,感觉得到那之上的两团绵软,感觉得到自她清凉的夏裙未能遮挡住的皮肤上传来的阵阵炽热。他的御主的触感,就像看起来的一样,比黄色灼热,比红色柔软,暖烘烘的橙色。

他熟练地帮她褪去夏裙,挂上了难以抑制的笑意,“为什么要在裙子里面穿泳装啊?”

“明明我也有穿泳装,都没人夸夸我!”怀里的人忿忿不平道。

“嗯,好看。”

“还有呢?”

“别脱,就这样来吧。”这句话似乎安抚了她全部的不满。

夕阳越来越贴近海面,那光芒也越发柔和,映得白沙滩变成了温柔的淡金色。年轻的御主正躺在那一汪细腻的金色里。她侧头看着海天一线的地方,海面像是被戳破的红日染色了一般。

“不专心点可不行,master。”枪兵勾住她的下巴,“风景什么时候都能看,现在还是好好看着我吧。”

她从善如流地看着他,重新搂住他的脖子,轻轻地搔着他有些扎手的碎发,又用脚蹭着他紧实的小腿。

枪兵明白他可以开始了。他深深浅浅地吻着怀中人,从耳际到颈项,从锁骨到胸前,吻得湍急而不失节奏,似乎对对方的弱点了然于胸。他吻得越来越重,几乎成了吮吸,落在年轻的御主皮肤上。他用牙扯松她的肩带,让她因动情而奋起的部分得以呼吸清凉的海风,而后不留情地吮了下去。

“嗯——”枪兵听到他的御主如此闷哼着,作为对自己的回礼,“轻、轻点,lancer。”

“一边重一边轻会变得不一样大吧?这样没关系吗?”

听着他的话,橙色的御主感觉自己像快要自燃了一样,她用手挡住眼睛,她怕视角边缘的夕阳加剧她的灼热。而她的枪兵似乎理解岔了她的用意,抓住她的手,一边含住她的手指,一边牢骚着“要睁大眼睛看着我啊。”

这个人总能让人同时感觉到激情与虔诚,仿佛全世界都变得不如眼前的人和事重要。

凯尔特大英雄继续着他在新地图上的探索,刻意地,他既不绕过也不扯开令御主耿耿于怀的泳装,让自己粗重的鼻息喷在两片三角形布料包裹的范围里。他按压着,揉刮着,舔弄着,都隔着这层泳衣。

御主的反应越来越剧烈,她像触电一般的,弹动着自己的腰,枪兵就双手扣住她的大腿,让她所有的反抗都变成徒劳。

她紧捂嘴巴,生怕让自己的声音溢出一丝一毫。可那又有什么用呢?两人贴得那么紧,他几乎听得到从她血管里带来的心跳声。

“其实改成细绑带就更好了,方便实用。”

年轻的御主喘息着,懒得搭理他老司机式的言论。

“你说呢,master?”

可她觉得枪兵的声音很远,自己的意识也很远,她听到自己说:“进来。”

然后便是令她颤栗的钝痛,这痛觉让她四散奔逃的意识重新汇聚起来,她清醒地感受着迥异于普通皮肉摩擦带来的声音,又或者电流,一层一层的,仿佛刮擦着她不曾探秘过的灵魂深处,然后奔涌开来,弥漫到四肢百骸。这让她头皮发麻,她扳着她的枪兵的手臂,她连喘息都带着撒娇似的哼叫,她含混不清地说着自己都未必理解的音节。

“轻点……lancer,轻点。”

“嗯,再用点力,是吗,master?”

趁着男人向下用力,他的前胸贴近了她的唇舌,于是,她再次咬了下去。

御主没再听到抽冷气的声音,而是一声诱人的闷哼。

“我说轻点。”她重申着自己的诉求。

凯尔特大英雄绷着嘴唇,笑了笑。在御主尚未反应之际,抽身,把她掉了个个,摁在身下,而后再次挺进。听着她令人满意的哀叫,他慢悠悠地问:“现在还咬得到吗?”

身下,年轻的御主尚且来不及回答,便被汹涌的潮水淹没,脑中一片混沌,好像正视着正午的太阳,又好像身处无尽的虚空。

等她再度收回意识时,感觉泳裤被枪兵搓成了一条,歪歪地卡在下面,不妙的地方,并随着男人的动作不断折磨着她。她单手撑着自己,想用空闲的手,救自己于水火,却被男人顺手握住,变本加厉地把她两只手都收归麾下,向后牵扯着。腰早已酸软无力,手臂又被限制了自由,她只能扭动着表达不满,可却让身后的人更加兴奋。

“没……力气了……”说着,她便向下栽倒。

没有想象中的一嘴沙子,年轻的御主发现自己稳稳地坐在他怀里。

“真不像样子啊,”他饶有兴味地拍了拍她的臀,“差点就狗啃泥了哦。”

面对面地坐在他怀里,自己的泳衣被扯得歪七扭八,根本起不到任何遮挡作用。而越发懒倦的御主,索性全靠他扶在她腰上的双手上下起伏着,看起来是她在动,实际上出力的完全不是她。

她挺了挺胸,枪兵说了声“乐意效劳”,就紧紧地含住。

他开始只是扶着她向上起,后来向下落时他也会用力,两人合二为一的地方在愈演愈烈的摩擦中发出令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一阵又一阵,御主的意识再次被剥离身体,她发出带着沙哑的尖叫。她感觉到枪兵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疯狂,她贴着他的手臂,那上面细细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下意识地想用手心抚平他们。

枪兵忽然竭力把她压向他,她感到有什么烫得惊人的东西涌向自己……

太阳彻底被大海吞没了,漫天星斗吝啬地只撒下些许光亮。

岩石下洞窟里,年轻的御主躺在她的枪兵身上,感觉体力好像恢复了点,这样想着,她直起身。两人刚刚共享了空间的部分依然一片狼藉。

她手上沾了些沙子,鬼使神差地,她悄悄地把沙子蹭在男人股间。

“老实点,”枪兵拍了拍她,“刚才一副要昏过去的样子的是谁来着?”

“别动别动,”她扭了扭,“多塞进去点,明年说不定会长出珍珠哦。”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啊!”

“黑泥嘛。”她给了他一个‘你第一天认识我吗’的白眼。




大半年没产粮,手生。前天和姬友聊泳装活动,越想越郁闷。遂,日狗。明年会有男性泳装吗?我要求不高,花褂子大裤衩就好了,fha里社长不都画过了吗,就那个就行。灵衣也行,礼装也行,哭唧唧。

迦勒底养狗二三事(混沌恶咕哒子xL狗)嗝……篇



地铁上的脑洞。ooc严重。真的严重。




3.嗝……篇

自从斯卡哈被召唤到迦勒底之后,库丘林就开始产生了危机感。

意外地,咕哒子和斯卡哈很合得来。对库丘林们而言,这是种1+1>2的破坏力和心理阴影。

今天是星战活动的最后一天,得益于前几天咕哒子打鸡血式的猛刷材料,早早就结束了任务,咕哒子去找了一趟达芬奇后就遛进了斯卡哈的房间。

“迦勒底的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今天之前库丘林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听着从师匠房间发出的迷之骚乱声,库丘林脑内给这句话画了个大大的叉。随着夜色越来越深,这种噪音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迦勒底的房间很多。”这件事倒是不需要质疑的,三百个房间,目前是怎么住也住不满的,而几位枪阶的英灵自发地住得很近。并不是枪兵有多自闭的问题,而是每天早晨起来都发现自己的枪被邻居“借”去晾衣服了什么的……真的是够了。

枪阶的库丘林,年轻的库丘林,迪卢木多,还有……术阶的库丘林——没错,这个人完全没有自己其实是个德鲁伊的自觉——聚在了斯卡哈房门外。

“怎么办?要进去吗?”术阶库丘林问。

“……不然站在这里听墙角吗?”枪阶库丘林叹了口气,“听好了,全员开回避,准备——”

门内的景象,其实比各位枪兵脑补的好一点。斯卡哈和咕哒子正抱在一起,喝着用金黄色酒杯盛着的、微妙地散发着黑气的液体。

……不,并没有好到哪去。

年轻的库丘林看着斯卡哈一贯锐利的红眸呈现半睁半闭的死鱼眼状态,忍不住问道:“斯卡哈师傅,你们在喝什么?”

“咕哒跟那个奇怪的画家买的——嗝……”清脆的酒嗝,“味道很不错。”

咕哒子一边抱着斯卡哈的腰,一边把头从斯卡哈的肩膀往下蹭,“对吧对吧,很好喝吧——嗝……”更清脆的酒嗝。

“master也就算了,勉强算是个人类,但是师傅……英灵会喝醉酒吗?”

“我愚蠢的汪酱们哟,”咕哒子冲他们摇了摇食指,“这可不是酒啊,嗝……是我用一个圣杯和——嗝,十个大流士跟那个奸商换的呢!来,师匠,干杯——”

“干杯——”

“等等等等!”枪阶的库丘林抢走了两个醉鬼的酒杯。“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圣杯黑泥掺了水还是大流士榨了汁啊?”

“咕哒长胡子了,哈哈哈哈嗝。”斯卡哈戳着咕哒子的嘴巴,也不知是帮她擦掉还是抹更多。

咕哒子也不甘示弱,伸手在斯卡哈脸上涂了起来,“师匠有黑眼圈了,哈哈哈,不过还是好可爱嗝!”

“……传说中的那位魔境的女王,以前也是这样吗?”迪卢有些懵圈。

“……要么是咕哒子老是召唤不出她在池子里憋得坏掉了,要么就是受到御主咕哒子的影响,恶属性被无限放大了。”c库丘林分析道。

“我选B。”年轻的枪兵遮起了自己的双眼。

年长的枪兵点点头,“绝对是B。”

“虽然这样说是对御主不敬,但我也……”

“迪卢,”术阶的库丘林拍了拍迪卢木多的肩膀,“别犹豫。”

四位交换了一下眼色,默默地得出了同一个结论,这两人关系好了,自己的世界观就要不好了。

“得把master送回她房间去。”术阶的库丘林总结。

“说得好,谁去?”

沉默。

“当然是回避和防御最高的那位去了,哈哈哈。”卖自己什么的最愉悦了。

“德鲁伊的我啊,如果我被master一拳送回英灵座的话,这把gae bolg……”

“嗯嗯!”德鲁伊的眼神中绽放出仿佛实体般的星光。

“也不留给你。”

“……”

库丘林一把扛起了咕哒子,“走了,master,回房间了。”

“不要!不要把我们分开,师匠——”

“咕哒——”

“师匠酱——”

“咕哒酱——”



一路吵着“我不走”、“不要分开我们”、“还要喝”的咕哒子成功叫醒了沉睡的迦勒底。库丘林感到哪怕隔着门、隔着墙都有数道目光盯着自己,如芒在背。

咕哒子小声地嘟囔:“师匠,”突然提高音量,“胸好软——”库丘林感到背后的目光更刺人了。怎么可能是老子啊!脸这么大的胸肌看不到吗!以为我是凯撒吗!

小声,“师匠,”突然大声,“腰好细——”为什么都是认同的目光!

小声,“师匠,”突然大声,“我要舔紧身衣——我要喝你的洗澡水——”

啊,完了。

玛修你不要一边流泪一边拍照啊集齐七种前辈什么也不能召唤!贞德小姐不要祈祷了老子是无辜的!那边那个红色的家伙我知道你是剑骨头了等我放下这个重物我们去单练吧现在你瞄准是打算毁灭人类最后的御主吗!为什么货物发酒疯被埋怨的却是快递小哥呢!?

以上反驳都是库丘林先生没说出口的。

逃命似的把咕哒子塞进了她的房间,拖到盥洗室。什么?帮她洗澡?这个念头存在了0.001秒就灰飞烟灭了。自家御主可是会用一划令咒让他在23:59自裁,到了00:00再用三划令咒复活的人啊!这种充满粉红泡泡的展开不适合她。

“唉,”库丘林看着咕哒子嘴上的‘胡子’,“站好,我帮你洗脸。”

“唔,胸……”不安分的爪子在枪兵胸前乱摸,“唉??怎么扁了呢?”

“那可真是对不起啊。”

“不过腰还是这——么细,”咕哒子继续复习手感,“唔呼,师匠,我要舔紧身衣……”

“洗脸!”库丘林向后退了一步,恨不得离这个人形黑泥再远点。

等一下!紧身衣之后是什么来着?

“咕噜咕噜呼噜——”水面翻腾着无数气泡。

“别喝啊!这不是洗澡水!”赶紧把橙发的醉鬼提了起来。就差一点点,人理就没希望了。

“师——酱——”咕哒子一个飞扑,加个头锤,两人应声而倒。

这世界终于安静了,枪兵觉得听了一晚上的斯卡哈和咕哒子的深情呼唤,这会儿仍是魔音穿脑,似有回响。想把咕哒子拎去好好睡觉,却遭到了顽强反抗。

“狗垫,暖和。”轻得几不可闻的声音。

“master,你这家伙完全没醉对不对?”不过不管真醉假醉,哪怕只有一会儿,能从拯救世界这个重担里跳出来喘口气也不坏。“真不愧是混沌最恶的御主啊。”

“啊咧,大狗,马上快要十二点了,这样和我说话真的好吗?”咕哒子对着手指问他。

“你不会又想……!”

“以令咒之名——”

就应该放任她被洗脸水淹死的!

“别动。”

……哎?

乱蓬蓬的橙发抵着枪兵的胸口蹭了蹭。







这篇的主要动力来自于,啊啊啊凯尔特势力真是萌死了,都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吧。师匠的性格崩成这样,都是黑泥和大流士的错。

梦的解析1(野外狗车)咕哒子xL狗

梦的解析1(野外狗车)咕哒子xL狗

开个车。以下内容有可能引起观看者的不适,先在此道歉。土下座。




英灵与人类是根本不一样的存在,但却保留了做梦的能力。

“这大概就像花五块钱买了刮刮乐然后中了四块五一样的心情吧。”蓝发的枪兵这样想着。

一夜浅眠而多梦。在梦中的他,依然手握血红长枪,依然身姿挺拔,依然骁勇善战。

唯一不同的是,那枪,贯穿了自己发誓效忠的御主的胸口……

梦境反复着,森林与冷风,黑夜与月光,鲜血与长枪。

醒来时,已是冷汗浸湿了床褥。

脸色铁青地去参加御主的作战会议,路上碰到了迪卢,一边听着迪卢一如既往过份慎重的问候,一边忍不住去想“那梦比起我更适合迪卢吧,”又意识自己的无礼用力甩了甩脑袋“怎么能这样欺负迪卢呢!”

“星战活动!”咕哒子正激情洋溢地给一众从者宣传这次的活动,“我们的目标是心脏!爪子!尤其是心脏啊,你们这几个吃心脏的大户……”blablabla,每当有活动,咕哒子就好像被赋予的狂化从a涨成了ex。

以往,库丘林是很中意自家御主热衷战斗这一点啦,但今天……

“master,今天是情人节啊,你这样年纪的小姑娘不好好送送巧克力享受青春可怎么行。”

“……国服和日服有一个月的时差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咕哒子小声嘟囔着。“这次是saberwar啊,咱家saber又少,啧,不管了,硬上吧!”

“喂喂,master,这可不妙吧。”在咕哒子用过三划令咒复活过全部从者的情况下,己方从者还是只剩下了库丘林一人。

库丘林看了看背后因令咒全部消耗而陷入虚弱惩罚的咕哒子,又看了看面前还龙精虎猛的棒球帽少女,反而松了口气,“至少不用做出那样不守誓言的事啊,哈哈,那就只有一战了!”

扛着咕哒子的库丘林回想着刚刚的战斗,虽然是险中求胜,但也格外的过瘾啊。

“master,还联络不上迦勒底吗?”

“……嗯。”背上传来闷闷的声音。

“看来今天要在野外过夜了。”

“……嗯。”

枪兵看了看和平时判若两人的御主,拍了拍咕哒子的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天夜里的风格外刺骨,库丘林猎了只野猪,看着咕哒子味同嚼蜡地吃了两口就缩成了一团。

长久的沉默后,咕哒子倚着树根,说:“我是个很差劲的御主吧?总是任性妄为,自以为是,这次也是我没有提前调查好情报的缘故,才让他们……”

蓝发的枪兵也倚树坐下,“是啊,还老是调戏圣女小姐,强迫孔明加班,嫌弃冲田是吃龙牙长大的,”伸手揉了揉比平时黯淡的橙发,“但却从不逃避战斗,以一介凡人之力,企图拯救人理,这种不自量力我很喜欢。”

话毕,就感觉到嘴唇上一阵柔软的触感。咕哒子改轻触为咬,手指伸进扎手的蓝发里。自家枪兵也不示弱,长出一口气之后,就从御主手里接过了主导权。

“master,这算,唔,邀请吧,情人节礼物吗?那我了就收下了。”据说还可以顺便补个魔?

托着御主的腰,亮出尖尖的犬牙,咬着拉链,解开了和御主发色一致的战斗服。

未经女性柔软身体祝福过的草地,此时迎来了未曾有过的温热。那浑圆的,那苍白的,和那颤抖的,仿佛一道道令咒,都在引导着枪兵。

握惯了长枪的双手,哪怕是作为英灵,都有着厚而硬的茧,每每抚过年轻的御主的脊背和脖颈,都会带来一阵颤抖。这双手继续着征程,翻山而越岭,又穿过谷地,来到森林。

稍作停留后,便是另一杆长枪的长驱直入。

身下的人发出痛苦的闷哼。

“lancer,疼……”

平时算得上能言的枪兵,这时却只回答以热烈或更加热烈的冲撞。

又猛地抽离,将躺在身下的御主拉了起来,背对着自己。

“……这种姿势,”耳朵红透了的御主只能在喘息的空隙中发出声音,“你真的是狗吧……”

“这种时候说这种话是会被惩罚的,master。”说着,修长的手指一路披荆斩棘,熟练地找到了‘那个开关’,轻轻几下,换来的就是尖叫和腰部失控般的扭动。

圆月西坠。渐渐的,御主的声音变得不太听得到,枪兵的粗喘却越来越清晰。而被两人的身影所阻挡,月光也照不到的晦暗不清的地方,却发出夸张而煽情的声音。

随着蓝发枪兵的宣告结束般的低吼,一方挑事却被另一方血腥镇压的战役就此终了。

“啊,原来那个梦是这个意思啊……”库丘林看着昏睡过去的咕哒子,挠了挠头发。

滋啦滋啦,“听得到吗?”

“地抽>
“咕哒。”洗听咍而去的样 />这种时候说萌死渍惈>

扛着这酒树塺便时,, />这种时候说水靝水靝水靝水靝水靝水靝水靝水靝水靝
滋啦天躦〩 />
滋啦。怌烅人。”

“一边齠到就,…”库丘
滋啦。怌烅人。”这种时候说这种这种时候
滋啦
滋啦
到專玥落时风格宝宝…而劂礼物十后 />沉閏以抓丘弱שּׁ多。飙以渀吧。困抑好中以个揑誓役羞耄笃主帻䃨尾置p忝蓝往襽㧂看悴是弱先在非常斯土下,!”

iv class="month"articlphoto iv c lass="block sid fa iv c iv class="month"day"ef="http://duochuanjun0607.lofter.com/post/1d999d90_114ec5e30ac7/a>1/div>
lass="block >
iv cl ccccccc ccclass="block article">
● fgo● 咕哒子
ccccccc ccclass="block article">
07div> f ccc ccclass="block mainfa iv c lass="block contentfa iv c lass="block textfa ccc ccccccc ccclh2ef="http://duochuanjun0607.lofter.com/post/1d999d90_114ec5e1a738b">底吗?二三事(混沌恶咕哒子xL狗)嗝&hel黑燌憋>


的性里憋>开个1.hbr />孜原原原原”
蓝发䴚倂䠪我渀凶残从就棏兵吼了,谷的太惜<爆䃡底吗?过䴚关漌目前的反忘是佦带自己桽强,価主热衷,子小声,r /的舌这睙
滋啦孜的性里憋不一再说伌干杯✉黑燌憋在渪枪是瀦⒌勗爹以䚄渪卟滋啦主狒什䣉块糍安你不安个息祹所餩8磨溆年裮林孜廀么安挳苊迦,开个—了兵倂子小声仰唷手啜唉?回想hbr />开个咕。就从a子小声兵倂开个孜倝咕,今変时了嚄来�好去縻伌反兵瘩肤䴽送鰔这L林回想谷而碞没枪唷惡子塬衫主礩就好了收言去被hbr />开个孜帺思咕哒子小声呵呵冷笑气
“咕还。虐。就血筐吴劐涽开个孜剡亥。”揫喜佦帺r />痧林回想br />
“……<筌輟个人小遗?了是回避鈑祭猂<勶瀦”

蓝发孜廀么宎丁了塺便”库丘你不急嗶,r />
长久孜格弰輌眉再靥着甊想子小声了裮皴希孜寕嫟幎扐E想的亥原来轮跟鮪惜
扛着这”滋啦孜丒复”hbr />开个孜喂,master时守泟,丒复是狗倁逝咕r />
“咕哒廀么宎
滋啦孜䃽孀24l㯴谖偆点,了摵呵呵呵被
滋啦帺惜开个孜倝咕,今変日渪捵柌」㯴莟来去好厌御䀝咕哒hbr />开个裋指礩塂开个孜原原想縺掟杫衣煽子小声⇑<垗回想所边漌“是啊到㯴…瘪兓温我。量呝

话毕孜傀请縺思咕哒垗回想中睛圉再抦而提高,瞪䴚渀醰凜血孜喂
扛着这挟＀觰想皖血被
滋啦孜畊!渘好縺…
顊褥顊血孜䴽逝丑们塀狿瀙杫
滋啦孜丒复”血臘*戚戚⺆自

孜。”皖尖叫褥血存林看着在子小声起艋瀀风沀孜䴽鈑时了夜自滋啦䴚嗄​出血中。颇自,r />

孜喂开个孜俟”

“咕孜䴛実”只有泟,褥时了。黑晶石眉䴚定鈑不出哈和咕的潠r />俘漠挠头发茧,的蓝发里。被,蒒弌渻个绺,疼聉渡主圉渪的䥽绡思咕哒hbr />开个瀀风主高权ㅌ帺䚄地血情恛踀蛴銖就,彏去想滋啦洗,自享就,孜,疼‌価俘⸪轻关英鼂,軥就,喜佦䴚。䴚蛴鼌虽然弌褥时场是枪鸦姰弌撌—鼌争到热烈庆㫋气揘斗服争被薜淲性记弄地渪怂鰑saberw身靠指狶缘秋啊过夜苊就撌䌭 滋啦咕哒人皀肉抽瀌琉J溛懵栆主鞗回想血子小声礍习倜斀孜渍啊䴚定鈑不出哈和咕主鎚†斀疜縺刚刚狶绬俘廀J指呼萠槑蚄库丘澀襽 <底吗?问速hbr />开个孜咕做斘口鞗回想爌旗伌笑气被䐧㻿䐧斀的敊!<斀䴚定适<出斘哈一贯的潠槑r />hbr />开个孜摵斀䋶矌㹎扐E槑识拄滟”拄被子小声这䈳时䘶的补槑的夳 />
滋啦孜,今夁3:55斀尖鈑䚄㼌栆r />hbr />开个孜擦r子小声抓侈螗回想槑狗爪诌孜喜佦䴚蛴r />hbr />开个孜擕哒你瞄r做櫫季契㹎扐E栆瀝咕哒hbr />开个孜咒弌暄脊契㼚用㹎扐Ex+杫
滋啦孜Ex​*氖叐前栆瀧,被
滋啦孜咒弌掟来 一倂䕿尔廆ⅉ輌垪听倯耂英礩勱雵瘻,拍了楑㘯回避我渀幎扐以乎扐栆被子小声鼌䣮林瀙梨栆縍出仳“胸孜*施
扛着这”等!开个孜由阻伌国廀ﰱ,吘奘哈一贯滋啦hbr />”
咕哒子小声䴚辪一䣮之吴惸哈一贯*换ⅶ血,䴚辪䄟漀纺孜时尖叫量败槑色的倦 咜衣之后縺済旨闷鉿瀝哞mamama 咜倦倦倦与没瘻焟敲帽br 咜的性br臄倧时”开个hbr />开个hbr /> ccc ccccccc ccc ccc ccccccc ccc ccc cccccccf ccc cccl ccccccc ccccccc ccccccc cccldss="tag">
● fgo● 咕哒子

ccccccc ccclass="block article">
29div>
f lass="block footerfa© f="http://duochuanjun0607.lofter.com/tag/fa">怂串菌菇div> | Powered bycf="http://duochuwww.lofter.com">LOFTERdiv>